要目

做好新时代文学的守门人

 ——“新时代背景下文学期刊发展研讨会”综述

近日,“新时代背景下文学期刊发展研讨会”在湖南岳阳举行。《收获》主编程永新、扬州大学文学院教授王干、《北京文学》月刊社社长杨晓升、《十月》副主编季亚娅、《小说月报》副主编徐福伟、《散文选刊》主编葛一敏、《长江文艺·好小说》选刊副主编鄢莉、《中国艺术报》理论副刊部主任邱振刚等来自全国各地的期刊主编、学者齐聚一堂,围绕“新时代的文学期刊如何实现高质量发展”等议题展开深入探讨。会议由湖南省文联党组成员、副主席邓清柯主持。

坚持以内容为王

进入新时代以后,仍要坚持改革开放以来几十余年间的文学探索的根本方向,即坚守文学的思想性和艺术性的统一,每一位文艺工作者都有责任去维护它。谈及在新时代如何办好文学期刊,程永新表示,一定要强调内容的质量。回头看,要吸取过去的经验教训;向前看,要坚持可贵的探索精神。在今天的时代语境中,写作者和办刊者与以往相比,肩负着更为重大的历史责任,如何表现生活、表现人民,如何表现具有真正价值意义的东西,就成为了一个绕不过去的问题。我们既需要跨越前人的高度,又需要有甄别的眼光,更需要具备一种奉献精神,做好作家的“提衣人”,让他们能够更好地施展身手、发挥能量。

关于新时代文学期刊的发展方向问题,有过多年文学刊物编辑经验的王干认为,考虑到社会形态和文化语境的复杂与多元特质,文学期刊从业者要在坚守文学性和艺术性的基础上,进一步思考如何适应新时代的读者的需求。随着信息网络与大众传媒的迅速发展,文学期刊的出版和发行在世纪之交出现了明显的衰退与萎缩,纯文学的功能也随之受到了很多人的质疑。他提到,文学期刊是文学的“酵母”,虽然体积有限,但可以发酵至文学行业、出版行业和影视产业,有着非常大的影响力。新时代文学期刊要考虑的是如何把“酵母”做精,做得更有营养价值,让作家从此起飞,创造出更好的文学作品和文化产品。

打造精品,扶持新人

杨晓升提出,文学期刊既有市场属性,同时也具有公共文化属性。一方面,经由文学期刊推出的优秀文学作品可以作为市场要素,另一方面,文学期刊也是文学与文化发展的根基,绝大多数的严肃文学作家都是由此登上文学舞台,并逐渐成熟起来的。他认为,在新时代多元文化协同发展的社会环境之中,文学期刊既要推精品力作,又要推新人新作。尽管扶持新人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,但却是文学期刊的责任和义务,因为他们是文学的未来和活力。他认为,办刊人和从业者要发挥期刊的基础作用,把原创文学期刊做好做精,做出品牌和影响力,同时借助新媒体平台探索宣传与发行销售,坚守传统,与时俱进。

谈到文学期刊目前发展的问题,鄢莉认为,文学期刊在培育新人和推进题材创新方面,坚守着文学的阵地。无论社会怎么发展,不管媒介多么丰富,文学期刊还是得坚持纯文学的高标准,脚踏实地把刊物做好。这是因为,在我们这个时代,能够保持文学文脉、能够提供多样优秀作品的就是文学期刊。葛一敏表示,文学期刊年度奖有其相对客观的文学标准或者说是专业标准,也更有利于发现、推介文学新人。

结合实际办刊经验,季亚娅认为,文学期刊面临着自己的困境与危机,但也有自己独特的乐趣和价值。每一个文学刊物就像是一个小小的生态群落,虽然看上去特别微小,但实际上却在联系着作者,引领着时代的话题。谈到扶持新人这个问题,她表示,可以利用老人带新人的方式来推选新人,文学期刊就像一个肺一样,在缓慢地吞吐着一个“小宇宙”,让我们在这里发现彼此,遇见彼此。

守正创新,开拓进取

新时代文学期刊扮演的是文学“守门人”的角色,有必要坚持好行业的标准,保持好核心优势和文学品质。徐福伟谈到,在以短视频为主的新媒体时代,文学期刊应该给读者提供一些优秀的文学作品,用内容的厚重性、知识性取胜。更重要的是,文学期刊是作为一种连续性的出版物,有着与图书不同的风格和特色。在新时代的背景之下,文学期刊从业者应该把握这种变与不变。

作家通过文学刊物或者综合性报刊的文学版面走上创作道路,是一个世界范围的普遍现象。邱振刚认为,国内外的很多作家都是通过在期刊上发表作品起步,建立起写作的自信和影响力的。获得出版的文学书籍,只是冰山露出水面的尖角。文学刊物才是隐藏在水下的更加庞大的那一部分。我们能够轻易看到的冰山一角,无论多么耀眼,都离不开水下这部分的支撑。

谈到文学期刊的平台价值,蒋建伟认为,一本杂志的精神风貌、思想高度和对文稿的把控与筛选,都代表着一个编辑团队的眼界与气质。杨丹坦陈自己面对传统媒体的式微,有着非常复杂的情感。“作为传统媒体从业者,我们所能做的,就是做好当下的文化产品,在技术上和理念上做出创新和改变,守正创新,开拓荒地便是星辰大海。”